张文秀219天换来清白 运动员维权可以举证质疑

19
05月

  清者自清。为了这最终的结果,中国女子链球选手张文秀等待了219天。亚奥理事会官方宣布,经过再次检测,张文秀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期间的尿检违规不成立,并将返还她在仁川亚运会上所获得的女子链球金牌。

  这219天,张文秀是掰着手指头过来的,每一天都饱含着煎熬。这期间,有外界的质疑,有不被理解的苦闷,但更多的还是身边人对她的理解和支持,还有她从来没有动摇过的“自己清白”的信念,这些帮助她熬过了漫长的艰难时光。张文秀是如何“翻案”成功的?违禁品泽仑诺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

  “问题”尿样来自赛前?

  出征和赛后尿样均合格

  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张文秀获得亚运会女子链球三连冠,可这一切都因为一纸“阳性”而落空了。张文秀的“阳性”尿样是在9月26日赛外药检中收集的。但在出征仁川亚运会之前,中国田径队在国内为所有参赛运动员进行过一次全面自检,阳性检出率为0。而且,张文秀在28日比赛的赛后尿检也同样合格。

  张文秀是在28日参加的女子链球决赛,并最终获得冠军。亚奥理事会是在女子链球决赛进行后才得到药检结果的,如果提前得知的话,他们会立刻对张文秀执行临时禁赛,张文秀也就不会完成亚运会三连冠了,即使如今沉冤昭雪,金牌也肯定旁落他人了。

  10月3日,张文秀收到了来自亚奥理事会关于她尿检阳性、金牌被收回的处罚通知。9月26日的赛外兴奋剂检查中,张文秀的尿样含有泽仑诺成分,而泽仑诺属于兴奋剂禁药的一种。按照规定,张文秀被取消比赛成绩,并剥夺金牌。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将张文秀击蒙。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如此的检测结果。

  翻案过程究竟如何?

  一碗牛肉面成“罪魁祸首”

  有消息称,张文秀出征前在北京首都机场食用的一碗牛肉面可能存在食品安全问题,或许是导致其尿检不合格的“罪魁祸首”。在首都机场的餐饮区域,不少面馆和餐厅有牛肉面出售,不过各家的店员均无法确认张文秀是否到店里吃过牛肉面,因此,张文秀在首都机场吃过牛肉面以及在哪家餐馆吃的牛肉面很难确定。

  “从事运动训练15年来,经历无数次大赛,也接受了上百次兴奋剂检查,没有出现任何兴奋剂问题。”张文秀坚信自己的清白。回国后,2014年10月份张文秀聘请律师进行上诉,要求亚奥理事会重新对她的尿样进行检测。而亚奥理事会兴奋剂中心还特别成立了一个独立小组对她的尿样进行检测和剖析。

  经过漫长的检测,最终独立小组确认她尿样中有一种叫做霉菌毒素的成分,这种成分恰好来源于食物,正是这种成分导致她涉嫌服用兴奋剂泽仑诺。因为确定了成分,也就排除了她故意服用兴奋剂的可能。

  运动员如何维护权利?

  运动员可以举证质疑

  本周,亚奥理事会终于官方宣布消息,张文秀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期间的尿检结果并非阳性,并将返还其当时所获得的金牌。对于这个“翻案”过程, 国家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给出了解读,反兴奋剂工作的程序机制比较完善。世界反兴奋剂的整个程序上,有内部和外部两层机制来保证,给了运动员和检测机构双方同等的审核权利。

  从内部角度讲,反兴奋剂工作的程序、流程、标准都非常完善。从收取运动员的尿样,到最后决定结果,过程十分复杂,在反兴奋剂机构的内部就有比较严密的审核机制,确保检测的结果准确无误。从外部来看,运动员方面也有很多的自我维护方法,运动员可以在听证会上提供自己调查的一些证据,可以自己寻找专业人士评估、审核反兴奋剂中心检测的方法、结果,如果发现有问题,就可以提出质疑。张文秀就是很好地运用了这一权利,而运动员们应当充分运用好自己的权利,发挥主动性。

  泽仑诺究竟是什么?

  农业领域常被用作饲料

  虽然是一场误会,但张文秀事件让人们知道了泽仑诺,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物质呢?

  在2010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颁布的违禁药品禁用清单国际标准中,泽仑诺被认定为一种蛋白同化制剂。所有蛋白同化制剂都具有促进蛋白质合成和减少氨基酸分解的特征,可促进肌肉增生,提高动作力度和增强男性的性特征。它原本被用于慢性消耗性疾病及大手术、肿瘤化疗、严重感染等对机体严重损伤后的复原治疗,但是由于它本身具有促进肌肉增生等功效,一些运动员在违背反兴奋剂原则的情况下使用其来帮助提高运动成绩。

  不过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泽仑诺在农业领域中被用作饲料添加剂,是美国批准的家畜促生长剂之一。但是因其易在畜产品中残留危害人类健康,1998年欧盟等国家已明确禁止其在动物体内应用,我国农业部也于2002年将其列为违禁药物。这样一种被禁止在动物生长中使用的药物,运动员还用其来提高运动成绩,确实让人不解。

  学术界对于泽仑诺的违禁规定其实是有不同意见的。德国人在2011年曾发表了一个研究,发现从2005年到2010年常规兴奋剂检测总共发现4起有问题的样品,但是样品中高浓度的泽仑诺,显然不能用食用泽仑诺来解释,因为即便是直接口服20毫克的泽仑诺,尿液中能测到的也只是极其微小的浓度。这个研究想说明的是这些“违禁”,更可能是误食了霉菌毒素。张文秀的案例就跟这个研究很相似。 本报记者 陈嘉�� J189 制图 吴薇 H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