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在东非的中国人:野生动物导游的心里话

19
05月

  今天,中国与非洲国家的经贸、旅游、文化等合作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非洲为中非交流而打拼。在广袤的东非热带草原上,活跃着一些来自中国的导游,他们不仅带领着游客在神奇的动物世界里徜徉,自己也与野生动物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了野生动物保护理念的践行者和传播者,而他们也想对中国游客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今年三十岁出头的佟彤大学毕业后就走进了非洲,已经在肯尼亚做了近9年导游。谈到自己与东非大草原上野生动物的情缘时,这位普通话里带着浓浓东北口音的年轻人娓娓道来:“因为热爱野生动物,从小看着《动物世界》长大,所以说来到非洲这片草原上,也是我一个梦想,一发而不可收拾,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这也是我在这待了八年多的主要原因之一。我的职业就是一个导游,以带团为主,同时我还有一个与我的职业相辅相成的爱好,那就是摄影。能记录下那些美好的瞬间,是我很欣慰的一件事情。”

  作为导游兼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佟彤已经走访过肯尼亚的十几个部落,与当地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2014年肯尼亚察沃国家公园里一头名叫“萨陶”的象王被偷猎者残杀的事件,也让这位中国导游感到了压力。说起这件事,佟彤记忆犹新:“当初发现大象被杀的时候,当地人对我白眼挺多,因为(报道称)很多象牙制品都是流到远东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当时我的压力也很大,但是好在我是一个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我跟当地人说,我可以通过照片唤起更多人热爱野生动物和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

  与佟彤的经历不同,王昀原先是新疆乌鲁木齐一所大学的教师,2004年开始结缘非洲,后来在肯尼亚艾格顿大学教授了5年汉语。她说,当自己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第一次看到热带草原上的象群时,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油然而生,禁不住热泪盈眶,这时她开始感到自己已经离不开肯尼亚、离不开非洲了。最终,她辞去公职留了下来,供职于肯尼亚中国旅行社,并考取了难度非常大的非洲野生动物游专业向导资格证书,成为目前获得这一证书的唯一中国人。这也让她对作为一名野生动物深度游专家在工作时更加有底气:“现在国内一些专业人士也对非洲了解比较多,像专业的摄影师、动植物专家,甚至一些科学院的老教授,他们对动物、鸟类都颇有研究,更不要说一些资深的旅行家了,他们在来之前都阅读过大量的有关非洲的书籍。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能够侃侃而谈、非常自信,这种感觉非常美好,把我对非洲的感觉和知识都能够传达给他们,我感到非常欣慰。”

  无论是佟彤还是王昀,对中国游客在非洲旅游过程中的一些表现都有自己的感触。在王昀看来,一些人在景区做出对野生动物的不文明行为,会让当地国家公园或保护区的管理者以及其它国家游客对中国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好多游客觉得,我到这就是花钱,我爱干嘛干嘛,(导游)你说你的,我还是照我自己喜欢的去做。碰到严重违规的事件时让我们特别为难。有些特别无理的客人,你告诉他违规了不可以那么做,他依然要违规,直到当地的执法人员出现,他才收敛。包括看狮子,站起来给你丢一个矿泉水瓶过去,想是不是能把它吵醒,说狮子老趴着照不了像。这种事情是突发事件,你根本无法预料到这个客人会这么做,就非常地愕然。”

  佟彤认为,现在全世界野生动物资源丰富的地方已经不多了,东非是一处,他由衷地提醒所有游客,在非洲体验野生动物世界神奇的同时,千万别忘了保护好野生动物:“很多人是想象不到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是这样的。在这儿能够体验到动物的天堂,不光野生动物多,而且自然环境非常宜人,气候条件也不错。给大家一个建议,就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保护好我们的野生动物,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为我们以后更美好的地球做一点贡献吧!”(记者 王新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