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拆二代”的非典型梦想:让老者老有所依

19
05月

海归“拆二代”的非典型梦想:让老者老有所依 陈卿(右)会在养老院里宅上一整天,跟老人话话家常,深受老人喜爱。(荆楚网/刘建维 摄)

  采访陈卿之前,我一直问自己:如果我也是个拆二代,一夜拥有35套房,会去做点什么?想来想去,都是些美妙到极点的白日梦。

  陈卿33岁,跟网络中“拆二代”、“暴发户”的形象完全不同,他的相貌俊朗坚毅,言谈举止之间显露出一种精干和沉稳。坐在养老院的办公室里,时不时还有老人来找他说话。

  陈卿说,自己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养老院的事务,朝九晚五,跟上班族一模一样。业余生活也很宅,除了跟朋友K歌、看电影外,没什么别的爱好。

  很难想象,这个如此低调踏实得青年,此前在澳洲求学多年,坐拥35套还建房,上一份工作年薪有40多万。生活对陈卿来说是如此妙不可言,什么都不用干,光房租一年就可以收200万元。然而,他却选择了当养老院的院长,每天跟孤寡老人们生活在一起。

  "创办养老院,是酝酿了十年的念想。" 陈卿告诉记者,办养老院的初衷,是为了弥补十年前的遗憾,也是为了留住乡情。

  遗憾源自多年前,陈卿的爷爷中风,由于家里条件差,父亲又忙着讨生计,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不久爷爷去世,两年后奶奶也离开了。等家里条件好了,却无法尽孝,家人都非常遗憾,于是萌生办一家养老院的念头。

  老房子拆迁后,父亲说,许多拆迁户都搬离了,拆迁常常拆散了邻里情,不如办个养老院,留住街坊老人尽孝。于是,经过几个月的筹备,武汉最大的民办社区养老院在2013年7月开张。

  现在养老院入住了130多位老人,平均年龄85岁,每一个老人的情况,陈卿都了然于胸。去年4月一个晚上11点钟,93岁的罗振民突然感到胸闷、气短,做过多次心脏搭桥手术的她感到心脏又出问题了,就立即打电话给陈卿,当时已经熟睡的陈卿二话没说就从家里赶到老人身边,不到半小时,老人被送到医院救治。

  如今,32岁陈卿已经是2个孩子的父亲了,大儿子2岁,小儿子才刚满两个月。陈卿的爱人,是他的高中同学,以后不带孩子,也会来养老院帮忙。陈卿现在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围着养老院转,偶尔也会抽时间陪老人们打打牌。

  陈卿说,办养老院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业,而且回报时间至少5-10年,但是,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去做这件有意义的事情。

  目前养老院里六成老人都是原来村里的老邻居、老街坊。让老人们在这里幸福地安享晚年,成为这个“拆二代”最大的心愿。(伍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