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说段子难掩内心苦涩 外交被批彻底失败

19
05月

  普京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吗?“这年头,他们差不多见人就发奖。”这是诺奖获得者奥巴马的回答。

  不过,别太当真。说段子、抖包袱,这是美国总统在每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的主要任务。只是,即便是这个处处是笑点的场合也掩盖不住奥巴马的各种苦涩感觉。

  当年,奥巴马刚成为“自由世界的领导”,就收到了诺贝尔和平奖。也难怪这一决定饱受争议。支持者称,奥巴马获奖理由充分,因为他推动无核化,并向穆斯林世界表示善意。

  如今,无核化可以说是在勉强进行中,毕竟美俄曾共同参与,伊核问题的解决也取得了一定进展。不过,成效究竟如何,尚无人能说清。说起穆斯林世界就让人更加难过。伊拉克的各种冲突让人看不到明天的光明,而叙利亚的冲突已经演化为实际的内战,十几万生命的丧失与上百万人的流离失所拷问着那些所谓的“善意”。也难怪奥巴马会拿诺奖开涮,只怕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奖拿得有些尴尬。

  话说回来,尴尬或许是奥巴马现今的感受中比较容易承受的一种。他的世界中,苦涩的感受恐怕最突出。

  距离美国中期选举已经越来越近,奥巴马的处境却相当不妙。根据《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最近联合进行的民调,奥巴马目前的支持率只有41%。而另一方面,很多分析指出,共和党保住众议院多数席位已经十拿九稳,在参议院,共和党只需再获6席即可成为多数派。在国会已然举步维艰的奥巴马只怕在中期选举之后会“跛”得更严重。

  在外交方面,奥巴马也很郁闷。刚刚结束的亚洲行本想强化一下自己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结果不仅没能带回自己最渴望的成果,还被美国媒体评论为彻底的外交失败。

  再看美国的传统外交重地――中东。叙利亚反对派“全国联盟”代表团5月8日访美――“化缘”没有问题,美国增加2700万美元的非致命性援助,只是,想让美国正式承认其为“叙政府”,只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美国这种三心二意的态度下,叙利亚民众渴望的和平依然无期。此外,国务卿克里曾力促的巴以和谈再次搁浅,巴解与法塔赫和解问题、定居点问题、囚犯释放问题……克里不得不在近日亲手按下了暂停键。

  奥巴马或许会感慨,自己生错了年代。当今世界,美国实力在减弱。自本世纪初至今,按美元计算的全球经济总量中,美国所占比重从略低于1/3降至20%。无疑,美国依然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经济体,但是随心所欲指哪儿打哪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奥巴马无论是给叙利亚划出“红线”,还是给俄罗斯提出严重警告,结果都让人感觉不了了之。不是不想兑现承诺,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世界开启了秩序重塑的时代,各国都在调整自身寻找新定位,有些苦涩是难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