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印度经济增速会很快超越中国吗?

19
05月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5月4日刊发题为《印度经济增速为什么很快会超越中国》的文章,作者詹姆斯・格鲁伯称,从表面上看,这个文章的标题似乎在许多人看来是荒唐可笑的。中国的经济增长虽然放缓,但仍在以7.4%的年率轻快前行。此外,中国政府为遏制迅速扩大的债务问题降低放贷速度,似乎也取得了成功。现在,中国正在实施大量改革,估计会推动该国进入下一轮增长周期。

  文章称,相比之下,印度的局面是一团糟。这个财政年度的GDP将跌至5%以下,接近十年来的谷底,政府和企业债台高筑,经常项目逆差此前一直失控,通胀水平2013年晚些时候达到两位数,企业信心和投资均处于极低水平,腐败依旧猖獗。

  但文章说,深入来看,中国的经济前景似乎并不比印度的乐观。首先,中国的GDP增速放缓的程度极有可能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据。其次,鉴于之前中国信贷的激增程度,几乎肯定中国的信贷紧缩需要进行多年时间,而不是几个月。第三,中国的经济改革对短期增长而言会起到阻碍作用,反腐对零售消费的影响就已经证明这一点。

  另一方面,有许多迹象表明印度的经济恐怕已经触底。经常项目逆差大大缓解,货币稳定下来,通胀水平大幅回落,企业收入不断增加。随着通胀的回落,印度很快会降低利率,这恐怕会成为下一轮投资周期启动的“催化剂”。注重经济的新政府的选出,会让投资加速和生产率提高几乎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

  还有一些积极的情况对印度来说也是好兆头。例如,随着投资增加、薪资上涨,农业蒸蒸日上。这让印度变成粮食净出口国――鉴于该国对农业的依赖,这是一个重要的情况。

  文章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印度往往混乱的分权制经济模式被认为不如中国从上至下的专制模式,对这种看法的重新审视恐怕就要呼之欲出了。

  印度如何变得一团糟

  摩根士丹利的鲁奇尔・夏尔马指出,印度似乎每过十来年时间就要经历一个经济危机和改革的循环。1991年,一场收支危机引发广泛的经济去监管化,拉动了之后2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21世纪初,又有一场危机导致印度进一步去除监管并进行重要行业的私有化。

  现在差不多又过去了10年时间,又出现了经济问题。GDP增长滑至5%以下。通胀达到两位数的峰值,最近才有所回落。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逆差急剧扩大。

  这些问题基本还是要归咎于政府。当政的国大党陷入思维陷阱,以为2003年到2007年近10%的增速完全是天经地义的。其实是前几届政府改革的硕果。

  为了应对2008年那场危机,执政党启动了一揽子大规模刺激计划。这些措施一度成效斐然,印度经济恢复的速度超过多数新兴市场。但是,为了贿赂农村选民,政府提供大规模补贴,达到GDP的2.3%,再加上大规模刺激计划的出台,通胀水平很快失控。由于国大党内部勾心斗角,导致改革缺位,对政府腐败展开司法打击也无济于事。

  外国投资者和债券信用评级机构对印度变得愈加不安。2012年,评级机构曾扬言把印度主权评级降至垃圾级。2013年年中,由于外国投资者在当时出现量化宽松政策退出的暗示后对经常账目赤字日益感到担忧,卢比汇率大跌。

  这些事件都足以激励政府采取行动。此后政府已经放开了零售业和民航业的外国投资。政府还开始削减能源和农业补贴。最近,新的央行行长提高了利率以稳定卢比汇率和缓解通胀。

  经济见底迹象

  不过,有很多迹象表明,印度经济可能已经触底,前景一片光明:经常账目赤字已经大为放缓;通胀有所回落;卢比汇率稳定了下来;企业赢利状况似乎正在改善;野村证券编制的印度先行综合指数表明经济增长正在触底回升。

  而经济复苏的关键是商业投资。有一些不大明确的迹象显示商业投资可能呈现逆转势头:商业信心尽管处于低位,但由于预期新政府将上台,近来情况已有改善;对新项目的法规限制将在选举之后放宽;利率提高将迫使印度企业减少举债经营,而减少债务的过程――尤其是对基础设施企业而言――对于企业获得加速投资的条件是必不可少的。

  穆迪是敌是友?

  重要的问题是几乎肯定成为新领导人的纳伦德拉・穆迪能否兑现人们的过高期望。印度股市无疑正在通过创下新高给出肯定的回答。穆迪的经济政策记录无意令人印象深刻。他曾担任人口6000万的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12年,期间他削减了繁文缛节,修建了大量基础设施并遏制了腐败。商业和投资欣欣向荣。在他的领导下,古吉拉特邦的GDP增长了两倍。该邦目前以全国5%的人口生产全国25%的出口产品。在他的管理下,该邦的多数社会指标也得到了改善。

  作为领导人,穆迪承诺复制改善基础设施和削减企业受到的法规制约等古吉拉特邦政策,最终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当然,他对于自己将如何为其中的一些诺言提供资金支持还一直语焉不详。鉴于国家的财政状况,不存在大幅增加投资的很大空间。

  通过投票支持穆迪,印度人显然在表明他们厌倦了国大党的保护主义政策、假补贴之名的贿赂以及与这二者形影不离的贪腐。他们正要求促进经济增长、发展和就业的政策。他们希望看到有决断而不是笨拙和内斗的领导层。最终,穆迪可望获得民意对于改革的有力支持,而他对企业友善的声誉对于国家的经济前景是个好兆头。

  光明的前景

  文章称,所有这一切并不表明印度将取代中国成为亚洲下一个经济巨人。事实远非如此。在人均GDP仅1250美元情况下,印度要想赶上中国(人均GDP为6700美元)和剩下的发展中国家(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仍然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然而文章想要证明的却是,印度在经济方面比中国有带来惊喜的更大空间。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印度是从这样一个薄弱的基础上崛起的。

  此外,文章预见在不那么遥远的未来,印度的经济增长将匹敌、甚至很可能超越中国。届时媒体可能会盛赞印度的增长模式优于中国。

  对速度的解读

  文章说,尽管正在放慢增长,但中国经济的增速仍然远高于印度。不过鉴于有迹象表明印度经济已经见底,而中国经济面临着严重的下行风险,这种情况也许即将发生变化。

  在印度通胀回落的情况下,利率将会下降,再加上一个对企业友善的新政府,这些将推动下一个商业投资周期的出现。

  在很长的时间内,印度的权力下放式经济模式一直被认为劣于中国由高层操控的集权模式。对这一看法进行重新评价也许很快会变得顺理成章。(参考消息网 编译/于晓华、曹卫国)